继各国相互严加监管加密货币之后,各国纷纷考虑开始发行自己加密货币,瑞典、韩国、中国已经开始领先起步了。

全球法定数字货币已经燃起了激烈的竞争。《共享财经》了解到,日前,瑞典央行透露,将与IOTA合作推出国家数字货币E-Krona,主要用于消费者、企业和政府级机构之间的小额交易。目前,该项目处于初级阶段,预计将在2019年完成并投入使用。

据了解,IOTA 基于定向非循环图的数据结构Tangle而非区块链技术,可提供高效、安全、轻便、实时的轻量级交易,且不会产生任何交易费用。该项目负责人Eva Julin表示,虽然央行决定使用IOTA,但与此同时,也正与其他19家公司进行商谈,以备不时之需。

纵观全球,法定数字货币已经成为了整个社会经济形态不断向前发展的必然趋势,各国对于法定数字货币的研究也在不断推进中。

各国蠢蠢欲动

其实,在瑞典之前,首个由政府背书的数字货币——石油币(Petro)于今年2月20日正式预售,在预售首日就获得了7.35亿美元的认购订单。据了解,石油币发行总量约1亿枚,发行价格为60美元,将于4月1日起在委内瑞拉国内和国际上的数字加密货币交易所上市,进行二级市场交易。

而在今日,据外媒报道,韩国首尔市长Park Won-soon宣布,他将开发专属首尔的加密货币S coin,并制定必要的制度和法律基础,该计划预计在4月份启动。

值得注意的是,我国在数字货币的研发上已走在世界前列。央行在2014年就成立了专门的数字货币研究团队,并在去年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正式挂牌成立。据央行前任行长周小川透露,我国数字货币名为DCEP,目前正和业界共同组织分布式研发,进行多种方案,未来将依靠和市场共同合作的方式来研发数字货币。

除此之外,日本、英国、俄罗斯、新加坡、加拿大等国家都在考虑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

危机感?

从各国纷纷加紧对法定数字货币的研究与实践来看,不管出于何种目的,都对该国具有现实和历史意义。

以瑞典为例,2013年,瑞典取消了最大面值的纸质钞票,随后,纸钞使用量也随之下降,银行等机构也开始停止对现金的交易,这进一步推动了手机支付软件的迅速崛起。瑞典央行为了避免失去对本国货币的控制权,早在2016年11月就提出计划推行法定数字货币E-Krona。

再例如委内瑞拉,众所周知,该国多年来深受恶性通胀和货币贬值的困扰,原有的法定货币体系早已崩溃,委内瑞拉希望通过发行石油币来缓解国内经济压力。同时,避开西方对其的经济制裁,实现经济转型。

总而言之,各国在面对金融稳定和货币政策等诸多不确定因素下,未来对法定数字货币的探索将是曲折且充满挑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