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mb_650_305_1526093349595.jpg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沈怡然

眼前,这位中年人讲话温和,很难想象在一年前,他为专注投资区块链,卖掉了位于北京国贸的一套房产。

2018年5月8日这天,Bits An-gel数字货币基金的创始合伙人马强坐上一趟从北京开往上海的高铁,他要面见一位区块链项目创业者。身处在这个资本、技术、监管综合作用下狂飙突进的产业中,他不得不抓紧一切时间争取优质的项目,而处在以比特币为首的数字货币暴涨暴跌中过山车般的交易市场,他坚持着,投资最重要的是对细分赛道行业的判断,以及对创始人格局及能力的判断。

命运转折

马强几乎是中国第一个进入币圈的VC投资人,人称币圈“小马哥”,2014年开始投资区块链领域。他称自己毕业后在“四大”之一的会计师事务所工作多年,在企业和VC有着超过15年的财务和投资经验,截至目前对区块链产业链的多个领域做了完整尽职调查。2017年他在一家机构做股权投资时投资了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Bitmain)。

作为世界范围内主要的矿机生产商之一,这家公司生产、销售的矿机占据全球80%市场份额,公司在2017年实现了25亿美元营业额,这个业绩水平在同一时期几乎与美国芯片巨头英伟达持平。

对这家公司的尽调和与创始人的长期沟通,成了马强命运转折的分水岭,数月后他离职发起了一支专注区块链投资的数字货币基金Bits Angel,而这只基金也获得了比特大陆的投资。彼时正值区块链元年,项目正以高于从前数十倍的速度涌现出来。

这无疑是个备受争议的行业,距离采访的前两日,“股神”巴菲特称“比特币不创造任何价值”。采访当日,马强身着绿色Prada POLO衫,戴的一副金丝边眼镜在灯光下一闪一闪的,让他在公开场合很容易被一眼辨识。采访地点安排在马强入住的位于上海虹桥火车站附近的一家酒店,他说以酒店为家也是自己作为一个区块链投资人需要适应的日子。

人性的考验

区域链投资正在风起之时。专注数字货币的传奇基金经理人Mike Novogratz曾称“比特币将是我们一生中最大的一场泡沫。”在投资圈,这也是业内用以区分古典和非古典投资人的一道分水岭。

这意味着一个重要参考因素是比特币的价格,不同市场价格下投资所得回报率千差万别。在这里,比特币相当于A股大盘。根据交易平台Bitstamp数据显示,比特币价格在3月中旬跌破8000美元,相比2017年底价格跌去了36%。这类数字货币的价格有着当前中国任何金融产品都无法企及的波动性,难以预测的涨跌让马强感慨,“币圈一天,人间一年”,也让他相信,做投资决策的质量和速度至关重要。

在中国尚不成熟、行情跌宕起伏的币圈,很少有投资人能像马强一样仅用一周的时间判断中一个项目的投资价值项目并作出投资决策。就像他平淡地说出卖掉十几年来打工挣钱买下的房产时的神情,他认为自己具备一个币圈投资人所需要的心理素质,即不为暴涨暴跌的比特币市场而改变自己的投资原则。

不仅是投资方,马强认为,区块链投资给项目方所带来的挑战是前所未有的,融资门槛相对传统模式较低,这恰恰最能检验一个项目的创始人,“当一个创业者短时间内坐拥了巨额资金,可能是对他梦想的加持和助力,也可能是引发他诈骗、赌博等一系列行为的开始。”总之,他认为对人性的考验和对命运的拨弄在币圈无处不在。

访谈

经济观察报:您认为传统股权投资和区块链投资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马强:这是业内区分是古典还是非古典投资人的重要标准,传统的股权投资是纯粹的一级市场,区块链行业是一个一级市场加上二级市场,这其实对所有的参与者,包括项目的发行方和投资人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光要负责整个产品的设计,负责整个团队的管理,包括运维和宣传。同时作为公众上市的二级市场公司,要对所有的发行人,包括持有人在二级市场有自己非常重大的责任。

经济观察报:这种差异对投资人提出了什么新要求?

马强:第一,投资人需要很强的心理素质,因为比特币市场价格的波动性;第二,如何短时间谈判定价格,把握投资时间,因为二级市场对区块链投资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上市后二级市场波动很剧烈,什么时候退出对于回报影响是非常之大;第三,基于第二点,即便是VC投资人也需要有二级市场经验。

经济观察报:那与古典投资也有相同或可借鉴的部分?

马强:是的,首先,两者都要判断细分行业的体量和增长空间,要去做每一个细分行业的调研;其次,要看团队的格局,要看到整个团队对行业的熟悉程度,以及创始团队的格局,技术,销售能力等各种组合要素的完整度,包括盈利模式,区块链里面讲经济模型,以及行业竞争情况,这些都是相同的。

经济观察报:对2018年数字货币下半年的行情怎么看?

马强:今年年中在低迷过后迎来了一波小阳春,主要是很多公链主网落地带来的局部行情,其核心的龙头企业是EOS和ONT。小马哥预测,整体下半年并不乐观。首先,资金面有MT.Gox 16.5万个比特币还没有完全卖出,对市场基本面是一个比较大的不确定因素,当利剑悬头的时候,很多场内资金也不敢轻举妄动。

经济观察报:从基本面来看呢?

马强:2017年中和年末有大量的项目进行融资,到2018年年中和年底要考验项目的Milestone有没有完成,当时很多的空气币或是未能完成既定计划的项目到这个时间节点可能会带来一波项目泡沫的破灭。

经济观察报:技术面的情况如何?

马强:技术面上说,去年是区块链名副其实的大牛市,根据自己传统二级市场十多年的投资经验,情绪要经历高涨,冷静甚至到绝望,才会有另一次牛市的产生。

 

经济观察报:接下来政策因素的作用大吗?

马强:币圈有个谚语:币圈一天,人间一年。说的就是市场价格受综合因素影响导致的波动往复,所以要密切关注诸如纳斯达克,纽交所等世界性的金融机构政策变化有可能带来的新入场资金的巨大影响,同时想提示大家,短期EOS和ONT就是本次小阳春行情的风向标,要密切关注他们的动向。

经济观察报:从2017年到2018年至今,区块链项目估值变化是怎样的?

马强:正在趋于理性,但是对比其他科技行业,例如人工智能、大数据,估值还是高很多。通常来说,比人工智能领域的股权融资项目估值高出10倍

经济观察报:什么原因呢?

马强:一方面,在于新技术赋能传统行业,另一方面,二级市场带来的流动性溢价,例如传统VC投资要3-5年退出,该行业会投资1个月或半年就要完成退出、上市的过程,这会造成一定程度的溢价。去年是大牛市,估值高涨,今年会慢慢恢复到理性投资项目的时间点,这需要更专业的投资进场,拿到更好更有价值的项目。

经济观察报:区块链在哪个细分领域或者产业链环节,已经出现了头部公司?

马强:目前在区块链的很多细分领域已经出现了头部公司,真正能落地的行业目前可能只有支付领域。整体上来说,未来一两年Dapp(去中心化应用)的逐渐落地会让中国工程化优势以及传统VC有着更好的机会进军区块链,也会是币圈中做过做传统股权投资基金的一点点优势。

经济观察报:还有哪些有前景的应用?

马强:一个是广告行业,在传统移动互联网的业态下,太多的虚假点击带来了大量成本费用上的浪费,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可能可以改善这个行业问题;另一个是物联网领域,区块链数据的确权优势以及去中心化成本费用对比中心化的下降,都有可能让区块链技术在物联网板块有着比较长足的发展优势。

经济观察报:从应用层看,什么样的项目适合以区块链来改造?

马强:坦白说,我并不喜欢改造这个词。我认为区块链应用层的项目要真正具有附能区块链技术的时候才会有优势。Bits Angel会精选已经在移动流量,行业地位并且具有一定社区基础的项目进行关注,更重要的是需要区块链的技术和经济模型可以解决以前移动互联网没有解决的问题或是痛点,这样才是我们真正会花精力去帮助的项目。

经济观察报:具体来说,2018年有哪几类项目值得关注?

马强:就Bits Angel基金来说,今年还是主要集中投资美国底层的基础设施领域项目。这也是我个人当下阶段最关注的领域。

经济观察报:原因是什么?

马强:从领域来说,即便应用层项目中更有可能出现巨头公司,但前期还是技术层比较重要。目前我们侧重于主链、侧链、跨链、稳定币的基础设施领域,也会开始逐渐布局量化交易,交易所、钱包和媒体等战略资源领域。从区域来看,今年主要集中在美国投资,目前来看,更多革命性的底层技术还是出现在像硅谷、欧洲的一些发达国家。

经济观察报:那么中国区块链的优势在哪?

马强:优势在应用层,当整个基础层逐渐完善,当Dapp(指去中心化应用)的需求逐渐呈现,中国企业的机会在技术完善后和产业结合落地的过程中,加之中国的人口基数,未来两年中国会有迎来繁荣的机会。

经济观察报:作为进入币圈的第一个vc投资人,能否送给即将进圈或者已在圈内投资者一句格言?

马强:我认为,投资之后才是真正尽调的开始。之所以这样说,因为传统投资人以3-6个月判断项目做尽调,而区块链行业火热、好项目少、资金多这样的行情下,做投资决策的过程需要一个礼拜甚至几天时间。投资前或许看一家企业是一个样子,投资后,这家创始人段时间融资这么多,他是否会坚持公司发展的初心,还是浮躁、膨胀。看过这么多项目我才感到,人是很容易变的,对于很多对区块链有梦想有执着的创业者,区块链融资会比传统融资更能助力和加持他们,而对于想赚快钱的人,则有可能引发欺骗、赌博行为。

经济观察报:区块链技术以及它“去中心化”的思维,是否有商业之外的价值?

马强:浅层次来说,区块链是去中心化的分布式的账本,再实质说就是不可篡改的多活数据库技术。其核心是解决了人类之间相互信任问题,也是人类历史上真正的确立了所有权。更深层来看,对于我们国家来说,我认为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的协作有助于共产主义的加速实现。

经济观察报:怎么理解这句话?

马强:共产主义社会是指在高度发达的社会生产力和最广大共识范围的基础上,实行各尽所能、各取所需原则的劳动者有序自由联合的社会经济形态。首先随着自然语言处理,机器视觉,深度学习等底层技术的发展,人工智能未来会更大范围的解放人们的双手,逐渐实现物质的极大丰富。我们看到农业的机械化,看到无人驾驶的逐步成熟,人工智能大大提高了人类的整体生产力;而区块链核心在于良好利用了人性的自私,使人类在自私的基础上实现了大规模的信任化协作,人类历史上第一次重塑了人类的生产关系。每个人都可以去完成自己最想做的事情,这个时候才可以达到每个人最大效能的运用。我们可以大胆预测美好的未来,当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结合,当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协同,这不是我们小时候常常背诵的物质极大丰富,精神极大提高吗,这不就是共产主义的雏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