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9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根据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提名,经投票表决决定,韩正、孙春兰、胡春华、刘鹤为国务院副总理,不出意外,“刘鹤”将分管对外贸易和金融工作。中国经济进入“刘鹤周期”。

未来一段时间,对于区块链,尤其是区块链在金融领域的发展,刘鹤的态度和施政方针将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

从刘鹤的历史文章来看,他没有对区块链有任何文字叙述,但是梳理他对金融的观点,或许能够捕捉到他对区块链金融监管的思路。

金融入实 控制风

刘鹤最近一次阐述中国金融发展的情况是今年1月的达沃斯论坛上,刘鹤发表主题演讲。

在刘鹤讲话当中,11次出现“金融”两字,成为在经济政策当中最突出点。

其中一部分提及金融的是扩大金融开放;另一部分就是防范金融风险。

刘鹤说:“在中国经济面临的各类风险中,金融风险尤为突出。我们将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针对影子银行、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等突出问题,争取在未来3 年左右时间,使宏观杠杆率得到有效控制,金融结构适应性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增强,系统性风险得到有效防范,经济体系良性循环水平上升。”

这不是刘鹤第一次强调金融风险。太平洋证券系统梳理了刘鹤68篇学术论文及23次公开讲话。供需结构及金融风险两条主线是刘鹤经济政策的两大核心脉络。

刘鹤认为,金融业的无序扩张是经济危机的导火索。经济危机的救助,往往伴随着货币的超发,进而带来金融业的率先繁荣。金融业若远超实体经济的发展水平出现过度繁荣,在没有内生反周期性的监管之下,势必为下一次危机埋下祸端。也正因如此,我们看到了发达经济体周而复始的危机爆发。金融业的发展最终是为了实体经济而服务,使金融体系经得起经济结构性、周期性变化的考验。实体经济不断重复着发展、供求矛盾、结构调整、产业升级、供求重新匹配的过程。而金融业在参与经济周期波动的过程中,应在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尽量熨平经济周期的波动。而不是助推、加速周期的波动。

“区块链观察网”通过上述刘鹤在金融方面的态度可以预见,对于区块链金融,尤其是ICO项目,现阶段刘鹤是谨慎的。

其一,当下正处于金融去杠杆的大环境中。目前的ICO项目仍然是加杠杆。一方面,ICO项目募资额往往会超越项目自身净资产千倍、万倍,甚至空气币现象层出不穷;另一方面,一些交易所在二级市场上允许投资者加百倍杠杆。

在全国金融去杠杆的背景下,政策面势必不会为区块链金融加杠杆打开口子。可以说,在中国,ICO项目短期内允许重启几乎不可能。

其二,刘鹤的金融理念是金融必须服务实体经济,但这和区块链金融当下的阶段并不相符。几乎所有的行业大佬都认为,区块链在应用场景上还缺乏足够的体量。而据工信部信息中心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于佳宁博介绍,ICO在中国的暂停并不是因为数字加密货币会挑战法币的地位。而是因为,ICO确实创造了一些完全不受监管的金融资产。一方面吸引了大量资金进行炒作,使得资金脱实入虚,对于振兴实体经济产生了一定程度的不利的影响。

从这个角度来说,ICO项目有一天不为实体经济服务,就没有重启的门窗。

发展新经济,区块链应用会被扶持

不开ICO,并不意味着“刘鹤周期”会抵制区块链。“区块链观察网”进一步梳理刘鹤对于新经济的表态,可以预见,他对创新是支持的。

早在2000年,刘鹤就提出了“网络是一个全新的社会基础结构,就像水、空气、高速公路一样与大家共存。”他大力推荐“新经济”,认为“目前发生的网络经济现象,是一次新的产业革命,它不仅仅是一个产业部门的发展现象,其影响是全局性、全方位、战略性和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

同时,他也批判了大部分专家对这种“网络型微机”的漠视。他认为,如果以(负债/GDP)衡量宏观杠杆率,那么宏观杠杆率可继续拆分为:(负债/资产)*(资产/GDP),第一部分为微观企业资产负债率,第二部分为资本产出比。因此,如果从降低宏观杠杆率的角度,以服务业、高端制造业以及新兴信息产业为代表的新经济是轻资产高产出产业。因此,大力发展新经济不仅可以满足消费升级,同时可以在发展中降低高企的宏观杠杆率。

18年过去,区块链被称为新一代互联网,其影响亦有可能是全局性、全方位、战略性和具有深渊历史意义的。尤其是相比2000年,中国经济又到了结构转型,消费进一步升级的关口。社会的主要矛盾转变,更利于区块链生存。只要区块链在脱虚向实的路上不断前进,“刘鹤周期”中,区块链一定大有可为。

声明:链讯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